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新浪爱彩 > 少女 >

发怒少女的九个梦

发布时间:2019-03-10 20:59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奈良美智总画一个大头娃,眼角上吊,怒目圆睁,一副愤世嫉俗的模样。这个女孩很有攻击性啊!看过画的人都这样认为。奈良美智解释,她只是个小孩啊,手里握的武器都是玩具。

  由此,我想起了朱一叶和她的《吃麻雀的少女》。若给小说里的少女芳芳画像,想必就是愤怒的大头娃。朱一叶出了一本同名小说集,写的是幻象里的现实。读者可以觉得那些故事是真的,也可以认为都是梦境。

  《吃麻雀的少女》开篇写道:“我的妈妈做饭总是放很多盐,我知道这是一个阴谋。”仅此一句,那个愤怒的大头娃不请自来地进了读者脑海。芳芳的爸爸爱野味,就必须杀生。爸爸在芳芳的眼里,是“戴着白色口罩,举着一把电锯,正准备切割我的双脚”的杀人魔王。

  儿童的世界都是大人给的。从得知倩倩的爸爸意外死亡的那一刻起,芳芳、东东和倩倩玩起了“杀戮”游戏。像爸爸扑食野味一样,小孩也开始捉拿昆虫、蝼蚁。玩弄中外溢的喜悦与成人爸爸一模一样。当东东爸爸患病死去,三个小孩甚至认为,死去的爸爸都变成了小麻雀。小孩与大人的战争没有赢家,只有异化。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魔鬼,只要打开心门,它都会大吼一声冲出来。

  读朱一叶的小说,不得不惊叹人类社会的复制能力,大头娃长大了,成了人群里一个又一个的爸爸妈妈,他们接着冷酷、嗜血、贪婪,最后再变成别人的小麻雀。英国作家伊恩·麦克尤恩擅长写儿童世界里的“惊世骇俗”,虽然情节看似冷血与孤独,却道出了人性里最深刻的痛苦。朱一叶小说有“麦克尤恩”之风,总是写到戛然而止,不将痛苦外泄,但闭环里的痛才是无法治愈的痛啊!

  日本文豪夏目漱石先生在四十多岁时,写下离奇的《梦十夜》,其中深藏对人性罪恶的批判。朱一叶年轻,书里的“九个梦”也蕴藏着她对人性的一点点哀叹。

http://helimalibu.com/shaonv/229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