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新浪爱彩 > 结婚 >

像如此的话娶妻再有什么意旨

发布时间:2019-03-15 17:54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恐婚恐育已经成了当代年轻人的日常话题,时不时就来一波讨论。人们常常把婚姻的弊端一言概之,认为是两个人朝夕相处产生的厌倦感破坏了最初的约定。事实上,就算是开放婚姻,作为夫妻的两个人还是会滋生矛盾。如果不去转变自己的心态,婚姻只能是让人越来越不快乐。这件事甚至不关乎对方,只是自己的问题。

 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,女主人公和她的丈夫是开放婚姻,彼此的自由度都很大。可即便这样,女主仍然感到丈夫正在成为自己的一部分,无法带来新鲜感从而抵挡住“寂寞”。用大白话说,就是腻了,习惯了,也感受不到爱意了。在两人决定结束这场要死不活的婚姻时,丈夫却拿出了婚姻申请书……

  这是朋友婚礼续摊的时候发生的事。这对夫妇是未婚先孕才仓促成婚,一个年轻女孩似乎相当羡慕,所以丈夫对她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“哎——哎——快把这两个醉鬼给拉开!”不知是谁笑着喊了一声,于是从四面八方伸来了手,把凑在一起相持不下的这两人给分开了。

  一开始就兴致平平,再加上丈夫说了那样的话,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。我想先回去,拨开人群向着出口走去的时候,撞见了之前和丈夫纠缠的那个女孩。

  一个女孩插进来说,好像是她的朋友。我含糊地摇摇头转过身去。这时,女孩大声说:

  两人租下干净整洁的高级公寓,共同承担房租,吃饭也是AA制。可以随时一个人出门旅行,不干涉彼此的生活,不打算生孩子也不买房子,各自照料家人。

  我们仿佛是最好的朋友,只要两人心心相印就感到安心。这原本是梦幻一般的婚姻,至少最初的两年是这样。可不知从何时起,原本色彩斑斓的生活开始一点一点褪色。

  我们不再兴致勃勃地倾听彼此的工作和朋友的话题,也不再努力调整休息日一起出游。一再擦身而过的日子过了很久。说不寂寞,大概是撒谎。但是能见到丈夫的面,能和他说上话,能和他做爱,就不寂寞吗?似乎也不见得。

  丈夫已然是我的一部分,不是别的什么人,所以见了面也不会忘记寂寞。我终于明白,能让人忘却寂寞的是“别人”。

  五天之后,两个人正好都在家,于是久违地相约一起去吃饭。 走到停车位,我才发现丈夫的车又换了。

  这十年来,他换过许多台电脑和汽车,我换过好几个情人。即便这样不停地折腾,封闭的圆也只不过是一会儿膨胀一会儿收缩,却不会破。

  当初我们没有办结婚手续,仅仅让朋友张罗了一场小型聚餐,就结婚了。让一张纸或者一枚戒指束缚住也太奇怪了,年轻的我们对彼此这样说。

  我从来不曾有过让丈夫养我的想法。然而那句话(“我不打算养老婆”)把勉强支撑着我们的婚姻走到今天的拐棍儿突然撤掉了。

  丈夫开着车驶进了一家日式的家庭餐厅。我们被引到靠窗的宽大席位上,各自点了一支烟。我看着菜单,丈夫望着窗外。

  驶进国道,午后的阳光照进车里,我把遮阳板放下来。有什么东西轻轻飘落下来。拾起来一看,是郊外动物园的门票存根。我一言不发地把它收进了仪表盘里。丈夫戴着墨镜,看也没往这边看一眼。

  阳光从正面照射过来,我不由得眯起眼睛。吧嗒一声,脸颊上有一滴凉凉的东西滑落下来。

  因为丈夫的行李更多,于是决定还是我搬出去。外出回到家,看到丈夫在大扫除。原本散乱在客厅里的杂志用绳子捆好了,装满水的桶里漂浮着抹布。

  “结婚申请书。”丈夫噘着嘴唇说。这表情和在婚宴跟那个女孩吵架的时候一模一样。幼稚鬼,我心里想。

  第二天搬家,我和搬家工人,还有几个女性朋友开开心心、热热闹闹地顺利搬完了。晚上在附近的居酒屋里,大家为我即将开始新的生活而庆祝。回家后,疲惫的我倒头就睡着了。

  阳光从还没挂窗帘的窗户照进来。我慢慢地睁开眼,一瞬间,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可能是肌肉酸痛的缘故,身体嘎啦作响。

  冰箱里只放着饮料,我取出一罐乌龙茶,在床垫上坐下喝起来。忽然想起,把塞在牛仔裤后袋里的结婚申请书抽了出来。打开一看,上面有丈夫的名字,一旁歪歪地盖着章。

  纸婚式,是指结婚的第十年吧,把那张纸交上去吧。昨天丈夫这么说。这出乎预料的发展让我大吃一惊,暂且接过了他递过来的纸,只说了一句“考虑考虑”就走了。

  昨晚,我委婉地试探女性朋友们:“纸婚式是结婚第十年吧?”“不是第一年吗?”回答的人好像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。

  签字后交到结婚登记处的话,也许两个人都会稍微感到安心。可这样一来,好不容易变成了“他人”的努力就失去了意义。

  我不觉得一张纸能给我们什么保证。要一直牵着手走下去是如此艰难,还不如断然分手来得温柔。原地踏步地绕圈,也总会有结束的时候,那么……

  早晨的阳光让我不禁眯起眼睛,揉揉眼睑,撕开还未开封的纸箱上的胶条,把东西一件一件取出来摆在床上。在化妆盒的角落里,发现了我的印章。

  我把小小的黑色印章攥在手心,低头看看地面又抬头望望屋顶,始终是这样不知所措。

  山本文绪的全新短篇小说集,共收录《下跪》《宝宝》等8个篇目。文中有不屑于一纸婚书、互不干涉的时髦夫妻,也有相敬如宾的传统夫妻,有贤良淑德的妻子,也有无可挑剔的好好先生,展示出截然不同的爱情姿态。

http://helimalibu.com/jiehun/593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